分享本页
  • 创建画报
  • 微信
  • 微博
  • QQ空间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惊梦、三

深山密林,一望无际的金黄。这里本来就人际罕至,在一座座山后,这里便是最荒远去处了。而秋色萧条,黄叶遍地,为这荒凉更添了几丝萧条。满地的落叶将本来就不清晰的路也完全遮却了。而一个人却走在这里,孤独的枯叶摩擦声在这里显得刺耳。可是他还是这样走着,漫不经心的似乎没有留意到出来觅食却被惊逃的野兔,也没有留意到树叶已经凋完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杈;也没有留意到天空已经暗下来了,天边无精打采的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就这样一袭宽松的袍子,长发顺其自然的披下,一脸风尘也遮不住这削瘦脸上的沧桑,只是他的步伐却是那样的稳健,背着一个包袱依旧走的那样随心。

可他还是那样走着,自绝尘寺出来后,已有一个月了,他一直这样风餐露宿的行走,前十天还或有人家,虽然越来越少,可是还能借宿。这半个月里,他走的全是山路,从有路到依稀没路,从依稀没路到现在的彻底没路。只是他明白,快要回去了,今晚就能到达目的地……

一个隐秘的山谷里,灯火通明,数千工匠在山一般岩石上开凿,丁丁声响彻山谷。而几个已经开凿完成的石窟里,灯火似乎更明亮些。

有一个石窟,确切的说是石洞吧,深只有数十丈,阔确数百丈不止,有数百人忙碌在大石洞里,这里有石头搭成的炉灶,烧红的钢铁被几个人轮流锻打,叮叮咚咚,也有淬火时嘶嘶的低响,轮锤的号子声更是混杂。一把把初成形的钢刀,一柄柄未开锋的宝剑,一件件带着黑褐的矛头在这里造出。然后被健壮的汉子或抱或背的转移到石洞的内部大门,进行进一步的加工……

那个人走过这个大石窟,没有多看,径直往一个洞口不大却规整的洞窟走去,有一条隧道延伸到山体深处左右开凿出很多石室,有手持刀剑的士兵每隔数十步立岗。隧道不知有多长,只是慢慢的有些曲折了,可是那个一袭宽松袍子的人只顾的走路。尽头是一个缩口,然后一道凿出的石拱,再往前又一个缩口,一个石拱。然后是一个巨大的石室,里面有些空洞,只有最深处有一张木几,几上有些简册和一些帛卷,再便是一砚一笔。

环视去,在离木几不远处又有一个小石室,门口有四个强壮持刀的武士把守。那个着宽松袍子的男子径直走到武士面前压低声音问:“主公就寝了没有?”那个武士似乎有些惊讶与喜悦,忙恭敬答道:“自丞相得到消息探访旧臣去,主公一日没有不盼您回来,现在还没有就寝,末将这就前去通报。”还未转身,便听门口有咳嗽声,随即一个微胖脸上爬满皱纹面色红润的老者走了出来,虽然岁月催人老,可这个老人却似乎只有容颜老去,而行路动作与壮年人无二。见到这个老者,武士与着宽松袍子的男子同时下跪。老者微微一笑,俯身扶起了着宽松袍子的男子同时说免礼都起来吧。然后抓着宽松袍子男子的手说:“杨清,一个多月,你又削瘦了许多。受了不少苦吧!孤不是说了见孤不要那么多礼节,你看看……”丞相杨清忙说:“国犹未复,民仍水火,国耻未血,主上蒙尘,臣之大罪,臣哪里敢言苦!”微胖男子摇摇头,苦涩道:“丞相之劳苦,孤看的见,孤的哥哥被古庸国王砍下了脑袋……”说着攥紧了手,又说:“孤知道哥哥太傲,穷兵黩武,可是一国之主不能……不能被斩首啊,况且我殷国立国六百余年,已有十三位国君,只有孤的哥哥在位时破国亡身……”说罢一声长长的叹息。紧接着问:“杨清,你出去探访旧臣,又侦查古庸国情,有什么情况?”杨清恭敬答道:“回王上,臣出山首先找到了大将军的家眷,然后发现了住在他们周围的大将军余部陆风等人,皆已老迈。又找到当年殷国被破隐居山林的一些老臣,都年事已高。不过有些老臣的后人确是辅国良才。臣奉命寻与大将军同时出征的先锋张玄明确没有找到,大将军战死,张玄明失踪。臣听说他出家了,在绝尘寺里,臣亲自去了,有一高大老僧,确实有些像张玄明,却不是,而且他也不提当年事,只说看破生死出家侍奉佛祖。”微胖老者点了点头:“时光催人老,繁荣成曾经。唉,是该老了,老了……”“至于古庸的情况,臣打探说自从老国君驾崩后,太子即位,没多久太子又病殂,未立新君,他的几个兄长兵戎相见,由他五弟登了大宝,但是刀兵起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又新国君暴厉无道,贪于畋猎,朝政弛坏,奸臣各为朋党,国力大亏。后来由朝臣废君,立了太子的长子为君,还算贤明,治朋党,黜奸佞,轻赋税,大胆选拔重用人才,国家才有了起色,可是新君后来却迷上了修仙练丹,把政事抛在了一边。加之国家又逢干旱,颗粒几乎无收,后来又遭暴雨水灾,十室九空,饿殍遍野……”杨清缓缓的说。微胖老者听完这些,红润的脸上更多了几丝红润,满意的笑了笑。对杨清说:“杨清,这一个月你辛苦了,下去好好修息去吧。”

3

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成为第一个评论者!

哦不,糟糕!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

立即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