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
  • 创建画报
  • 微信
  • 微博
  • QQ空间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惊梦、四

下玄月,天空中繁星密布。静静的寺院笼罩在秋夜冰凉的月光里,一个缁衣的高大老僧双手负立,站在院落里,寒意渐渐的侵袭,荒凉的气息散发在这庭院的角角落落。忽的,老僧抬头长叹一声,浑浊泪水沿着皱纹曲曲折折的流下,就这样,任凭滴落……又一声长叹,深深地从这个衰老却依旧健壮的躯体里呼出来,如同被吸干了血的枯尸倒地凄惨的最后一声。在这清冷的夜里更添了几分恐怖。

他缓缓转身,慢慢走到正殿,灯一闪闪的跳跃着,他只是拿了其中一盏,绕到庄严佛像的后面,在供桌下缓缓取出一个陈旧的长盒,轻轻吹散一层飞尘。干枯的手颤抖着打开,一把剑顿时现在眼前,寒气逼人,一股肃杀和霸道迅速在空气中传开,安详的佛祖的像在闪烁的灯光下也显得有几分狰狞。老僧半眯着眼,也似乎不敢正视这柄宝剑。但足以看清它的全貌,金黄的剑穗,一根根整整齐齐,镶嵌了数十颗宝石的黄金剑柄那样高贵,而剑刃在灯光的闪动下,霜一般冰冷。老僧从旁边取过一块精致的细布,轻轻擦拭起宝剑来……

一首凄冷断断续续的歌在寒风里打旋,呜呜咽咽的,不甚清晰的寂寞着回荡在这寺院里。“秋月……马……壮……甲伍齐,霜……刀……懒拾……狼烟急。边鄙不宁……王心焦,兄弟……难全在兴师。”悲壮凄凉却果敢坚毅。

老者细心的擦拭完,将剑轻轻放回盒子里,盖上盒盖。双手抱在怀里,眼睛迷离起来,在灯影下似乎看见了无数的将士准备出征,大军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校场,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在和一个气宇轩昂英俊不凡的年轻将领道别。风轻轻卷起一层灰土,佛乱了姑娘的青丝,将军轻轻将那几缕青丝绾在姑娘耳后,然后大踏步的离去,随后震天的炮声中,一团乌云一样一群钢铁一般的勇士毫不回头的踏上了征途……

年轻的将军跟随在一个儒雅却英气勃发的威武青年后,和并排的几个将军说笑着,战袍铺在马背上,意气风发……

一袭风吹来。老僧一个哆嗦,似乎从睡梦中惊醒一般,发现自己孤身一人坐在地上。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张大哥,我们作为突袭的奇兵,怎么好端端的就中了埋伏,多少兄弟,陷在战阵中,被敌人活活砍死。惨叫,马嘶,刀戈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将军说我们的行踪只有你我算在内的五六人知道啊。为什么……”

1

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成为第一个评论者!

哦不,糟糕!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

立即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