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谁唤我名之绿伶

文/卜火

因为天是蓝的,所以水才是蓝的
因为云是白的,所以雪才是白的
因为晚霞是红的,所以枫叶才是红的
因为你,我的世界才是彩色的
而我的名字正有充满生机与希望的绿
春天就是从这个颜色开始的
所有水都源于这里,因为这里是芜淼宫,神水所在的地方。

今天芜淼宫聚集了形形色色的人族,正是因为今天在这里举办了圣裁大会。不过,此刻已到了午时,好多人已经安然睡去。

但每个夜晚都会有失眠的人,夜晚的月光清亮如洗,照在流萤阁上,恍若仙界。绿伶躺在这一片清光中,直到她听见有人在门外唤着她的名字,就急忙起身,将那人拉了进来,又赶紧将门关上。

“你怎么过来了?”她极不情愿地说,但她如果不想见眼前这个人,她完全可以不开门的。

她是芜淼宫的圣女,半夜无故面见圣女的人只可能女子或是将死的陌生男子,这是芜淼宫的规矩。哪怕她面前的这人是长生门的圣子陌序。

“我想你。”这三个字是他对她的解释吗?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应,而这时陌序已将她的手放在他的手中。在她的眼中,陌序此刻温柔至极,在陌序的眼中她又是如何呢?

她知道答案,所以她没有继续想下去。她抽出了自己的手,即便所有人都不会发现今夜的事,但她自己过不去自己那关。

“没事的话,我要睡了。”

突然安静地听到了风的声音,窗外树影摇晃,其实,有人早就发现了这里的一切,但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就是季庭,他在窗外和树影融为一体。

一个时辰以前,季庭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雪喧和“肚儿饱”,就缓缓起身,打开了房门,借着月色,偷摸地来到了这里。因为人们口中的圣女就是他的妹妹,这是半年前他去黑竹林的时候,那个神兽告诉他的。

看看他的妹妹,这是他此次来芜淼宫的目的,在这之后,他就只剩下报仇这件事了。

他不知道该为这位妹妹高兴还是伤心?高兴因为她是圣女,难过因为她是圣女。而他什么也做不了,直到一束利箭堪堪地从绿伶的脖子抹过。

“谁?”陌序先说了出来,就向外面跑去,绿伶也跟了上去。

季庭知道,真的打斗自己是帮不上忙的,这两个人贵为圣子圣女,也绝非等闲之辈,就潜在暗处伺机而动吧,但他感觉到一股躁动在他体内兀自产生。

三人终于追上了那个偷袭之人。陌序御剑而出,二人就是一阵缠斗,能犯险谋杀圣女的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终于,陌序还是将那暗杀之人击败,但他亦是伤的不轻。

绿伶靠上前去,她没有问任何一句关于陌序伤势的话,即使她的心为他揪着。她也许忘了刚才打斗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小心,但她现在什么也不会说。

今天的月亮很亮,那人蒙着面纱自是辨不出是谁?但他胸前绣着的“十”字图案,可以判断出他是拜谒的人。

“是谁指使你的?”陌序用剑尖指着那人。那人双手擎,身体半撑着,面对陌序,自是不说。

刹时,那人左手握剑反削,如疾风烈电,便将陌序手中的剑打落,身体转动间,又是双脚将陌序踢飞至几米开外。

喉咙一甜,一口血从他嘴里咳了出来,绿伶慌张地跑到跟前。

那蒙面人,又不知从袖间掷出何物,此处一片烟雾朦胧。

但季庭身在暗处,却是看的清楚。他不知怎么,情绪烦闷暴躁,只是觉得,那个谋害绿伶的隐患绝不能留,就不管二人,跟着那蒙面男子去了。

月光下的今夜,本来就是无比清楚的,烟雾中的我们,本来就是无比清楚的。

但受伤就会带来痛苦,以后的我们会更受伤,更痛苦。你说我可以勇敢,其实我要比你想象中勇敢的多。你说我要相信,我想说我相信,但……

那么多人走了过来,从那不清不楚的对面走来。

这里刚刚发生的动静也不小,所以就引过来不少人。毕竟,好多人来到芜淼宫都难以入眠,其实也不是因为圣裁大会,圣裁大会早就名不符实。但在圣裁大会的第二天,会有人在那里接受神水的洗涤。而神水洗涤的唯一作用,就是使人忘记情欲。而这世间有太多的痴情人了。

而除过能获得神水的洗涤以外,还有一些人是想看看被世间传的美不可知的圣女。

月上琼楼寻仙子,仙子已化月下人。传言绿伶是在被宫主在一个更加美妙的月夜里捡来的,这句诗也就显得更加名副其实了。

现在,人们在一片飘渺中看见了她,清冷孤美,与世隔绝。

但在她的跟前却有个男子,却是受了伤。

“师妹,这是怎么回事呀?”听见那人的声音,众人给让了个道,她是芜淼宫宫主的大弟子温星。

“师姐,四师妹早就为本宫圣女,你应该喊她“圣女”才对。”指责温星的是芜淼宫宫主的二弟子知厌,她一向言淡词冷,对任何人都一样。

“这事恐怕还需你与师父慢慢细说!”温星没有接知厌的话,只是对绿伶说。

“是。”绿伶轻声应道,便起身放下陌序不管,准备往她师父住的地方走去。

“圣子,你也应该来一下吧。”温星又说道。人群中也有不少长生门的人,有一人微怒:“如今圣子重伤,就不能等伤势好了。”

“呛”利剑出鞘的声音,是知厌拔出了剑,架在那人脖子上,“在芜淼宫就要守芜淼宫的规矩。”

“姐姐,你说的是,这点小伤,也是无碍。”圣子劝知厌把剑放下,就也跟着走去。自然,也少不了看戏的众人。

芜淼宫的规矩是什么?任何都知道芜淼宫的规矩只有一个,芜淼宫的圣女不能对人暗生情愫。

在这个规矩面前其余的都可有可无。

知厌晓得这个规矩,温星也晓得。只是温星当初为了成为圣女,愿意此生不恋一人,可到最后为什么是绿伶。

所以她恨绿伶。

但绿伶知道,她自己没有任何需要恨的东西,她无能为力的事情已经太多了。

“……事情就是这样,是我贪恋圣女的美貌才半夜前去的。”在她的师父面前,陌序和她划清了界限。他们谁也没有受到处罚,她也和以前一样,继续不能爱上一个人。

长久的一夜过后,等雪喧和"肚儿饱"起来后却发现不见了季庭的身影。而那时季庭正看着他追击的那人潜进了长生门内。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是永恒的
如果是绿叶,它就会凋亡
如果是绿色的绸缎,它就会褪变
哪怕那个人把我名字唤上万遍
我也一直是伶仃一人
什么是开始?什么是结束?
它不是浑浑噩噩模糊不清的
它早已无比清楚地限制了一切

禁止转载,谢谢

1

文章导览

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还没有任何评论。快来成为第一个评论者吧!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我们注意到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本站需要在更现代的浏览器上才能充分展现,我们推荐您下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来浏览本站。

下载谷歌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