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谁识我容之绿伶

文/卜火

人一生有多少天?
有多少个白天就有多少个黑夜
有时白天比黑夜长,有时黑夜比白天长
他们对我善意还是恶意这都无所谓了
只要是有意,自己就害怕
害怕看见自己,却看见你就像看见自己

这个房间里没有一张镜子,这个房间昏暗,她们没有一句宽慰彼此的话。

绿伶被囚禁在这个房间已经一年了,她在这里见到了一直和自己素未蒙面的三师姐。绿伶要在这里度过她的余生的,她毫无怨言。

而温星也早已经成为圣女了。

透过微弱的光线,可以看见屋内飘动的那些浮尘,它们有什么需要说的吗?她们从来都一无所有。

“师姐、”一切那般安静,她突然想跟那个人说说话,但那个人却对她不理不睬。

绿伶看着她这个目光呆滞的师姐,突然起身,双手揪住她的脖子。

她的师姐不解的看着她,绿伶的手上力道越来越大。她的师姐却挣扎着,但仍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只是在她不再挣扎的时候,眼角才留下那么多年的第一滴泪。

目光再怎么呆滞浑浊,泪水都是透明清澈的。生,是清澈的,死是清澈的,只有爱是那般的糊里糊涂。

绿伶用剑抹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如果一切重来,她仍会那么做,就和一年前或更久远之前一样。 几天后,芜淼宫的人发现这两具尸体的时候,已经僵硬并腐烂,不像神水那般灵动而甘甜。

人们又一次讨论起一年前的事,竟然有些许可惜与厌恶。

一年前的那一日,所有的事都浮出了水面,原来从仓平人妖之战后绿伶就勾结了妖族。她勾结妖族只有一个原因,她要季庭偿命。

那时,可以说芜淼宫内部已乌烟瘴气,芜淼宫宫主被架空了起来,绿伶拥有绝对的权利。她把所有与她做对的人都软禁了起来。

那日,天空空无一物,看不出来任何东西,雪喧被绑在篝火台上。她散布消息,就是要季庭用自己命换雪喧的命。

那时候,雪喧的父母妖王妖后已经死去,季庭又被称为魔之子。所以人们觉得那样没有不妥。可能除了绿伶,好多人都想要季庭的命。

雪喧觉得季庭不会来,她和季庭已经有三年没见面了。

其实,绿伶也在担心他不会来。

而那时,奉辰就在人群中,无论怎样,他都会保证雪喧不会有任何危险。

最后,季庭还是来了,一袭黑色斗篷裹住了他的全身,但人们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他的手里正握着一把殷红如血的剑,他的周围被一团黑色雾气包围,他的影子,他没有影子,他的身后是一个火红色的狐狸虚影,那就是他的影子。

人群主动在他周围退让开了。

他抬起了头,那时一张惨白的脸,毫无生机的脸,只有那双眼睛泛着红光,让人感带来自地狱的威胁。

“放了她,我任由你处置。”以他现在的能力,他可以带她走。但他还是选择了用自己的性命来偿还。他已犯下了太多的错,他自知自己应受到惩罚。

他走到了篝火台前,他看着那个立在雪喧面前的女子,她的脸上挂着面纱。

她的身体轻微的颤抖,泪便流了下来。也许控制不住眼泪的还有雪喧,但她却是没有流泪。

“你为什么要来?”雪喧问他。

“你这个孽畜,盗取长生门的神剑!”“季庭,你屠杀王家村三十余口人,今日便要你下地狱。”“我要为我们灵蛇一族的子元长老报仇。”……

更多的声音,淹没了雪喧的问题。

但他为何要来?在他来这前,悍黎就告诉过他,只要有奉辰在,雪喧就不会有事。但他为何要来?

不仅仅因为雪喧,也不仅仅因为自己,也因为对面这个以纱遮面的人,他的妹妹。绿伶不可以再那么错下去,如果可以,如果自己必须偿命。

他选择了束手就擒,绿伶也放了雪喧。季庭只是对人群中的奉辰说了一句:“带她走。”

季庭被捆在了篝火台上。

火已经从下面漫了上来。绿伶离季庭很近,火焰的形成的风无意掀起了绿伶的面纱。

季庭看见了,有不少人也看见了,那张曾经精致的脸,怎么好像有多处疤痕。

“你的脸?”

绿伶听后只是岑岑的笑。

一年前的那事有时会被人们当作鬼故事来讲。毕竟那是一张丑陋至极的脸,那张脸就是圣女动情的证据,神水可以让人忘记情欲不假,但它会让用情至深的人受尽痛苦。越是用情深刻的人,越容易被灼伤。而圣女之所以不能动情也是如此,她承受神水的洗涤是常人的十倍。

但可以看出即使那样,她也依旧没有忘记她的感情。

有时候一年前也会被人们当作无名传奇的故事来讲,但是无名的一个污点,因为他护短,他救了自己那被成为魔之子的徒弟。

在那把火刚烧到季庭脚跟的时候,无名就出现了。

绿伶动用了神水,在她凭借神水力量的时候,她的脸上从耳后根和颈部冒出紫青色的血色,犹如蛛网,恐怖异常。

拥有在好看的容颜又如何?他已不能再给他看。即使那时他喜欢的就只有这张脸也无所谓。

至少他的喜欢也让自己相信,不仅在只在春天,夏天,秋天,就连冬天也是有绿色的叶子的。

绿色的绸缎是可以慢慢褪变,但用来洗过它的水,就是他。我只不过绿色给了他,而他,却已不在。

我要为他报仇,哪怕所有人阻拦。

但无名一直没有输过,最后无名收服了神水。

芜淼宫得到了解救,但因为她们之前勾结妖族,还有神水被收服,整个势力降了一级。不知为何,无名帮助了绿伶恢复了容颜,这一直是人们内心当中的谜,可能也是觉得那张脸被毁可惜了吧,有人这么猜测。

之后,一切如初。但人们再也不能靠神水来忘却一段感情了。

月上仙子月上逢,月下仙子终是空。


人的一生年龄和容貌本来就拥有的
那我们的感情呢?
我们执着的拥有过它吗?
还是我们执着的放弃过?
它是白天?它是黑夜?
爱上一个人,是更加爱自己?
还是开始越来越狠自己
我们痛苦与害怕看见别人就像看见自己
我们没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

禁止转载,谢谢

1

文章导览

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还没有任何评论。快来成为第一个评论者吧!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我们注意到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本站需要在更现代的浏览器上才能充分展现,我们推荐您下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来浏览本站。

下载谷歌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