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
  • 创建画报
  • 微信
  • 微博
  • QQ空间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自序·卜火》

  当我再次看见这段话可能是什么时候?当你们看到了这本诗集又是什么时候?但无论何时,都是一瞬或适当的时刻,这就如诗歌般。我们享受当下的现在,也是成为过去的现在和改变未来的现在。在时刻中,任何事都不可改写和预测。可是,2018年4月11号,这个一瞬或适当的现在我决定为另一个时刻写下这篇序。

  在这个日子之前,不用追溯太久,给予我诗歌启蒙的我也不再赘述。在众多的时刻,我会挑出一个跟你来说,2013年9月底,我成为了行星诗会的一员。那时候我仍受着启蒙我的那位诗人所影响。但其实,影响我的是众多时刻。那位诗人对我的影响就是一个时刻,行星诗会对我影响也是一个时刻,甚至之后我所爱慕的姑娘,我想念的村庄。从开头到这里,我已说了太多”时刻”这个词。在我的诗歌里有一首描写《午后》这个时刻的:

 在她面前,我的句子开始


成为三行,我想过再添一句
多余的,废话
窗外的云
石头、石头、玫瑰
有那么一个时刻
我无法描述

  但其实,这样无法描述的时刻有很多,那些时刻让我们恍惚,困惑,喜悦,沉闷——似曾相识。

  但我苦于描述的还有更多的事物,马,鼎,灰,死亡,幻想,故乡,河流,太阳,野花……也包括诗歌。比如说火,我们可以想象它的性别,它的触感,它的过去及未来,它的重量,它的衍生等等。

  对于每个事物,人们都有不同的定义或者这些事物对人们有不同的含义。这让我不得不深思,它们到底是什么?我们到底是什么?我好像包含着另一个”我”。于是我写到”与我格格不入的/我的体内还有另外一种声音/想要夺走我的名字”。这样的”我”,自然而然又缺失理性的诞生。

  这样的我诞生了”你”和”她”或”第三个人”,而这本诗集就是为了记录这些。这本诗集我打算以《夜与诀别式》命名,夜与诀别式也是这本诗集的其中一首诗。它是与所有黑夜诀别的一个仪式,它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端。在我理解来,我们的人生都是无数个结束和开始组成的。但我们总不会或不想快速地结束,”我从未想过离开/直到,有一天/太阳金色的触须伸到了这里”。即使阳光没有照到这里,我们也应在该结束的时候结束。因为结束才能开始,就像现在我写这篇序,从4月11号到了4月12号,也该告一段落。

  但一直延续的是万物在万物之中生长,万物在万物之中获得幸福。

————2018年

1

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成为第一个评论者!

哦不,糟糕!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

立即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