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还没有任何评论。快来成为第一个评论者吧!

第九章、谁怜我心之绿伶

文/卜火

如果一切刚好,我们就在一起
我们互生喜欢了好久好久
再等一天,桃花开的更直白的时候
我会答应他一切
我善良了好久,勇敢了好久
就是为了一直等到他

“小心。”绿伶挑开了将要砍在陌序身上的剑,并说道。

他们有好久没说过话了,就连昨晚人族商量如何攻打妖族的时候,他们都没有交流过。自圣裁大会后,他们将近四个月没见了,如果不是这次战争。

“想什么呢?”绿伶又替陌序挡了一下。

他刚刚确实出神了,就道了一声:“没什么。”

回答完后,他的招式行云流水又密不透风,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

“呛”这一次,却是陌序替绿伶挡了一下。

“今晚有时间吗?”绿伶突然说道。

“嗯?”

“在这附近有一片桃花林,我等你。”

话说完,人竟也慢慢淡出了这一块。是啊,桃花快开了。

如果不是战争。不要恋战这个词是对的,因为陌序此刻只想恋其他。是桃花吗?那应该是是一片粉红色的世界,晚上也是吗?只不过眼前却是一片血红。

人妖之间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息过,除了彼此欺压侮辱外,最多的应该是利益。

而听传闻这里好像有失传已久的神石。

他们此刻已经进入了这突然出现的地下宫殿,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不过刚一进来,好多人就都打了起来,而这可能不是因为利益,而是彼此的欺压和屈辱。

场面已经混乱不堪,不能再陷入在这队伍后面。

“大家先住手、先住手,听我给大家说。”场面依旧混乱不堪,有人在队伍的后面大声的说话。

“如果大家还想进去的话!”说话的那人手指着广场前面的门,双眼泛绿,因为他就是狼王涅仙。现在的人群中可能就他和妖后竹尘能代表妖族了。

妖王呢?好像是因为刚才小妾死了,就没有进来。

接下来在狼王涅仙的说教下,大家停止了争斗,共同准备协力时候。

有一人说道:“那神石究竟如何分配,不会是先到先得吧。”他是长生门的门主北泽,他这般说是想要尽力为长生门讨下好处。

“怎么不能?”这一句话却是引起了不少的分歧,就连不少人族也应声道。

“那我们就每个门派或宗室派一个年轻人进去如何?”

自古能总结出结果的只有一个方法,少数服从多数,因为有太多的小门派或小妖族是派不出来那么一个人的。

而这些人中间肯定少不了绿伶和陌序,这些人竟也有百来号人,而其中还有拜谒组织的人,只是那人异常神秘,一袭黑色斗篷,手拎着一把殷红色的剑,他没有抬头,也没有人看见他的脸。

“为什么还有拜谒的人?”人群中竟还有人反驳。

“怎么?拜谒登不上台面吗?”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说道,他的衣服异常的干净,所有人都再也没有说话。虽然他们都想说是。

听说那个白衣人就拜谒的组织者肖因,和无名一个级别的人物。不过没想到他也来了,就是不知无名来没来?

“一会门开了,都排好队,一个一个进去,季庭,你就给大家领队吧。”肖因又说道。

然后那个拜谒的黑衣少年就走到了前面,却是谁也没说一句话。

涅仙只是笑了笑,说:“好,大家赶紧把门打开。”

过一会,门开了之后,竟真一个一个排队进去,只是刚进入门内,就又都飞遁的无影无踪。

门内是一条平直的通道,就像皇城一样,只不过是左右上,三面墙。

季庭走着,突然想起在他进来之前肖因对他说的话:“这里面肯定是没有神石的,即使有也被无名取走了,那家伙好像在收集那些东西?”

师父为什么要收集那些东西,那有一天,岂不是也把芜淼宫的神水也给收了,那自己这把神剑呢?

“那你为什么放我进去?”季庭不解。

“你不是一直再查一件事吗?”

是的,季庭这四个月一直在查是谁要谋害绿伶这件事,但这几天这件事终于有了眉目,但他不愿相信。

他要当面问那个人,他停下了脚步,终于等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正是长生门圣子陌序。还好,来的只有他一个人。

“四个月前是你指示别人谋害圣女的?”

“哼!不知你在说什么?”

季庭没有说话,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

“即便真是这样,那你把那个拜谒的人找过来和我当面对质。”

“原来真是你。你咬定了我们拜谒没有这号人。因为那个人就是你们长生门的人假扮的。他是覃……”

还不待季庭说完,陌序就猛地把季庭扑到了地上,剑插在了季庭的脖子处的地板上。

“你又是谁?这有关你什么事?”

季庭双手抓住了陌序的领口,一转身骑到了陌序身上:“如果你喜欢他,就不该用这种英雄救美的伎俩。”

“你懂什么,我才不需要英雄救美,是她需要,她明明喜欢我,她干嘛不承认?为什么每次见面都很高兴,却又突然冷淡我?为什么要让我爱的那么痛苦,我们只要在一起,我就可以给她更多的爱,我有错吗?我有错吗?……”陌序突然哑生哭了起来。

“她有自己的想法的……”季庭觉得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

过了一会,季庭从陌序身上爬了起来,又把陌序拉了起来,缓缓说道:“希望你给她,幸福。”

却是异变突起,从暗处冲过来一人,一剑刺在了陌序的胸膛。

季庭在和那人打斗的在了一起却是越追越远。

终于,等到绿伶过来的时候,陌序已经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在他身边用血写着两个字,分别是“爱”与“拜”。

陌序自己当时知道自己所剩无几,只是那么急匆匆地写下。绿伶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他爱她,她也猜到了第二个字的意思,杀他的人是拜谒的那个人。

可是那个“拜”不是拜谒,而是拜火教,也就是现在的离火教。

但一切就奇怪在,拜火教的人根本就没有进来。

季庭顺着那人的方向一直追,却发现竟从那地下迷宫走了出来。

而绿伶抱着陌序的尸体从门内走了出来,她再也就没有感觉到他的体温。

她迷迷糊糊的一个人走到了那片桃花林。

夜晚的桃花是什么颜色的,她的手上满是血。

她看着一片一片的桃花。她感觉体内有东西在灼伤自己,其实那是神水。

她此生要那人偿命,哪怕付出所有。

在我等你的时候我哭过,但最后我还是笑了
我笑我见过那么多桃花
却没想过桃花凋落后
也有好多没有变成桃子
但你一直在我心里
我是没有跟你说过很多话
我是想把那些话留给以后慢慢说
可是我们也没一起看过一次桃花

禁止转载,谢谢

0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我们注意到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本站需要在更现代的浏览器上才能充分展现,我们推荐您下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来浏览本站。

下载谷歌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