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
  • 创建画报
  • 微信
  • 微博
  • QQ空间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第一章、谁唤我名之季庭

已经有多久没有人唤过我的名字了
好像我这个人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好像没有了呼吸,好像没有了心跳
我是谁?我又为何来到这个世界上?
有人在向我招手吗?
看不清楚,想不起来,也无法动弹
唯一剩下的是一片黑暗
闭了许久的眼睛终于睁开了,一片光明取代了整片化不去的黑暗
成为他视觉中唯一能看见的事物,不过,也只是死寂的月亮。
也许,我需要离开这里。

文/卜火

他总是这么想,却也一直没有做过。有好多事可能就真的想想就好了,可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茫然无助?

毕竟,他已经在这呆了六年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还会有决心去做那件事吗?虽然自己也一直没有任何实力。

季庭不知道,这毕竟与他几年前想的没有一点相同。

他这么想着,却也没有了睡意,就起身来到了院子里。

一切都在改变,为什么这月亮没有变,永远照着这地上,可它又是为谁白白照耀?

“还没有睡?”却是在季庭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又平静的声音,只有季庭知道这一声中包含着多少温柔。

“师父。”季庭转过身,看着那个正在向他缓步而行的男子,一身紫色花纹的衣袍在月亮的清辉下,显得更加神秘肃然,恍若仙人。但却没人能看见他的脸,在那一袭乌黑竖直的头发下,是一个紫色的面具,使得那男子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可就是露出来的那一双眼睛也好像被一团雾气包围,无法看清。

那人听见季庭唤了一声自己,就再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两个人,站在庭院里,翘望这远方的月亮。远方不知名处,有清幽鸟鸣传来,却不知是道出了谁的心事?

小院之中,一片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季庭缓缓道:“师父,你今天下午说,你要走?你要去哪?又要去多久? ”

不觉间,季庭的语气却是紧张起来。他的眼睛紧盯着男子,可是他除了看见冰冷的面具,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的师父平时也会出远门,但在走之前却从不与他讲过,起初的时候他有些担心,后来就慢慢习惯了。

虽然之后季庭也对他师父说过,可不可以出远门之前告诉他一声。

他师父却对季庭说了一句:“如果有一天,你要走,你也会告诉我吗?”

季庭没有说话,自那之后,关于师父出远门,去哪、走多久这些问题季庭就再也没有问过。

但今天,季庭还是问了出口。因为这是第一次他的师父告诉他,他要走了。

走多久呢?

这可能是没有一个正确答案的问题,男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他还是说出了口:“走了,应该就不回来了。”

确实应该走了,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整整六年了,他们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太久了,久得已经快忘了六年之前的事了。只不过,季庭没有想到的是,先走的那个人会是他师父。

也许他的师父才是那个该离他而去的人,毕竟他的师父也没有任何理由和自己相守这么多年,而不去江湖之上。

可如果说江湖,他的师父就是江湖,他的师父是被这个世间奉为神之子的人,在人和妖眼中都近乎完美的存在。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告诉了季庭,自己是无法修炼的。

如果自己有师父一半的能力就足够了。

可他没有,什么也没有,除了痛苦,就这么卑劣的活下去。现在他的师父也将离他而去。

可能他本就一无所有,和着天上挂着的月亮一样,美好都是别人的幻想。

六年前,也是这么一个晴朗的夜,季庭的全家被一个狐妖屠杀,而只有他和他的妹妹被他的师父救了出来。

自那以后,他活下去的目标就只有一个,杀了那个狐妖。

原本以为有眼前这个人的帮助,一切都该朝着他想的那个方向去发生。可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修炼,为什么自己的妹妹天赋异禀,却被他的师父送去了芜淼宫。

在那段深埋仇恨的时间里,他怀疑过他,也许自己可以修炼,他也偷偷的修炼过一些功法,可每次身体就像有一万根银针在扎一般。他憎恶过他,即使自己的妹妹什么都不记得,她也流着季家的血。虽然他知道没有哪一种血是可以代表仇恨的。

所以,他恨他自己。他恨自己不能放弃对死亡的恐惧,他恨自己没有即使有一万根银针扎着自己也要挺过去的勇气,他恨自己想要让自己的妹妹背负和自己同样的痛苦,他恨自己总是想逃离这里寻求其他报仇的方法,却只是想想就算了。

直到今天,他的师父也要离自己而去,他也不可能陪他一起闯荡。因为他会成为他的累赘,他的软弱。

季庭捏紧了拳头,在无数个夜里,他这个动作做过很多次了,但仍旧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走后,你可以去浮隐山南边的黑竹林,那里有一只神兽。”许久未说话的男子缓缓的说道。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但季庭知道是什么意思。

也许已经有些晚了,他的师父说完话就径直的朝房间走去了。

“师父。”正在往房间走的那人,听见后面柔弱的声音,身体却是微微颤抖了一下。只不过,喊他的那人却没有发现。

季庭张开的嘴又微微动了几下,却也什么声音也没有传出来。

看着那一身紫色衣袍的人慢慢进了房门,季庭只觉得眼前有点模糊。

寂静而黑暗的夜里,多亏有这月亮。即使再模糊的事物,也被照出了轮廓。可这轮廓却是远方与离别。

一夜漫长,他听见了自己的呼吸,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听到了第二天隔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就像那扇门第一次被打开时一样沉重。

我是谁?我还要走多久?
再也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即使我告诉了他们我是季庭
他们也不记得季庭是谁?
季庭是我的过往
那么多季节里一个不起眼的庭院

禁止转载,谢谢

1

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成为第一个评论者!

哦不,糟糕!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

立即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