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
  • 创建画报
  • 微信
  • 微博
  • QQ空间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第十一章、谁识我容之雪喧

文/卜火

听到他们在祝福我
我也就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
盖头像晚霞一样蒙住我的脸
好像这边的风景也不错
但为什么那个人却突然来了
如果一次遇见偶然
两次遇见是缘分
可是,那么多遇见呢?

和前段时间见他一样,只是身上的杀气比之前更重了一些,只是他手中的剑上面出现了一点点红芒。那日他为何会在芜淼宫不辞而别?今天又为何出现?

该跟他走?还是痛骂他一顿,然后让他回去?雪喧一时间心里竟没有答案,是因为她没有想过他会来。

但无论是出于原因,季庭来到了雪喧和奉辰喜宴上,并且还在那里打斗。

他最后一定会被制止,并被这些妖族的人置于死地。

本来,一切未经妖族邀请的人前来,都会是必死无疑,更何况今日这么浩大的日子。虽然说,大喜之日不宜见血,但已然见了血,那人就必须死。

不用妖王吩咐,妖族有实力的人都向季庭跑了过去。

所有人跑过去,都可以理解。但为何是一个身着红妆的女子,向那前来闹事的人跑去。

虽然前后并没有多长时间,但季庭此刻已经伤势惨重,浑身是血。

雪喧双臂撑开挡在了季庭前面,说:“此人是我的朋友,可能有什么误会,希望诸位叔叔伯伯,看在小女的面子上,将他暂时关押于牢中。”

众人都看向妖王白契,而白契又看向涅仙,一时间却是安静无比。

就在雪喧准备拿起利剑,以死相逼的时候,奉辰突然说道:“父亲,岳父,既然是雪喧的朋友,押入牢中也是不妥。不如先把他带到哪处静养。”

季庭被带了下去,雪喧也回到了堂前。吹吹打打又开始了,每个人心里就想那奏乐般,不得安宁。

所有仪式结束后,涅仙就早早离场了。

陪过酒之后,雪喧和奉辰又都回到了新房。

“你就不问我什么吗?”烛火扑朔,雪喧坐在床边轻声说道。

“我只知道,你从始至终也没揭过盖头。”奉辰轻酌了一口酒。

是,如果揭了盖头,就很难再带上。戏文里也说,揭了盖头不吉利。但其实,她没有揭盖头,是不想让别人看见那时的她在流泪。

雪喧知道,对面的这个人对她特别的好,好到可以心无杂念地爱着自己。也许,这样就足够了。

“但现在可以揭了。”

奉辰,走了过去。不同于以往所有的日子。他曾在雨中向她走近,晴天里走近,星辰下走近……但哪一次都不会比这次更近。

他掀开了她的盖头,就像那一日抚摸她的头发。

“我爱你。”这是第一次雪喧对奉辰说道。她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对这个人说,她极尽温柔地说,烛火照在他的脸上,他是那般好看。

“我也爱你。”是的,她是那般好看。

奉辰朝着她的双唇吻去,雪喧也回应着。他们一点都不温柔,他们彼此互相激烈的索吻。

他们拥在床榻,衣物一件件褪去。他们感受着彼此的体温,他们溶为一体。

晚霞很美丽,黑夜也很美,雪喧把他的第一次交给了这个人。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雪喧突然说起季庭的事,她说起自己的小时候,但关于之前离家出走又碰见季庭的事就说的比较简短。

雪喧询问了季庭现在的寄居之处,也问了奉辰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

奉辰说自己还有事,就不去了,雪喧知道,他是怕自己会尴尬。雪喧在奉辰的脸颊轻吻了一下,又说很快就会回来。

终于等到雪喧到了季庭的住处,却被守在门外的侍卫拦住。

“我也不能进去。”“不能。”

雪喧只好从一兜里掏出一块令牌,这是在她走丢那年回来时,妖后给她的,见此令牌如见妖后本人。

侍卫自然无话可说。

“我都敢拦,哼!”

当雪喧进入房间之内,却恍惚看见有一团黑影在窗户猛然消失,立马喊道:“谁?”

“怎么了?雪小姐。”两侍卫听闻,就在门外赶紧应声道。

“你们没发现看见刚才有人从窗户出去吗?”

“没有。”

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雪喧心想,因为窗户就在门的两侧,如果真有人,怎么也逃不过侍卫的眼睛。

雪喧向那个窗户走去,走到窗户处的时候。

突然。

她发现窗户的下面有几滴血渍。而她猛然回头后,却也不见了那两名侍卫的人影。

她的心猛然收缩,一股强烈的不安从内心深处钻了出来。

便赶紧走向里屋,季庭正在床榻上躺着,全身是血,在这么下去,可能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昏迷。

她突然想到了以血喂血的方法。

雪喧来不及多想,顺手拿起了季庭的那把剑,在自己的手腕处割开一个口子,只是她没有发现那把剑又比之前红了一些。

妖族有很多不同人族的地方,比如他们愈合能力非比寻常。这样,当雪喧刚刚把手腕放在季庭嘴边的时候,血已经开始凝固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她其实可以找一个动物什么的代替,但一时上哪去找?

雪喧就只能一直用剑在自己的伤口旁再割一个伤口。

妖族的愈合能力是很强,但他们不是不会疼痛,当金属的尖锐每次划开她的手腕,她脸上就因疼痛而渗出冷汗,她的手腕会因为疼痛而颤抖,她要尽力控制。

她的脸变得愈加的苍白,双目也变得暗淡。

两个时辰过去了,因为这时候她的血已经流的极为缓慢,再割下去也是徒劳。

等到伤口差不多痊愈,她没有包扎,而是放下袖子,缓慢起身走了出去。

当她将门轻轻掩上的时候,她碰见了迎面而来的妖后。

“小芝,小卉,你们把鹿血放在地上就下去吧。另外,今天一天的所见所闻也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妖后说道。

待那两名婢女下去后,雪喧一下扑倒了妖后的怀里,哭了起了。

“来,把这鹿血喝了吧!唉,本来是给他拿的。”

“我和他……”妖后嘘了一声没有让雪喧继续说下去。

“结了婚了,以后就不能这么任性了。你现在这副虚弱的模样既然我能看出来,其他人也自然能看出来。你就先跟我回去小住一会,一会儿我差人给奉辰带过话去。”

“是,姑姑。”

“过两天他伤养好了,我自然会放他走的。而你呢,就不许再来,也不许在提起与他有关的事。”

其实,雪喧还想说刚才那两名侍卫和那团黑影以及那窗户下的血迹。

雪喧很快就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因为狼族和狐族都居住在太桑这一带。可明明里的那么近,却总也不和。他们会因为任何事而打起来,他们是通过联姻来维持一时关系的。而也有不少联姻是幸福的。

可是,我们那么多遇见也可能是劫
至少我没有勇气在那天揭下盖头
现在的我正处于一片温暖的晚霞之中
我的爱应该属于爱我的人
但我为何感到落寞
毕竟我们擅自爱了,会伤害更多的人

0

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成为第一个评论者!

哦不,糟糕!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

立即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