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页
  • 创建画报
  • 微信
  • 微博
  • QQ空间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第五章、谁识我容之无名

文/卜火

原来完美就是最大的缺陷
我总能轻易的想起过去
所以我掩盖不了那些悲伤
我戴上了面具没人能看清我
他们忘记我最好
有些事只需我记得

“那个人……”洛岚突然开口,却仍有一丝迟疑,目光停留在与她插肩而过的人身上。

“无名?”跟洛岚并排走在一起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也顺着洛岚的目光一同看过去,并低声讶异道。

中年男子的样貌一看便是人中之龙,更不要提他身后背着的那把剑。

“晋哥,你说他会不会也是为覃师伯的事?”

“不知道,”中年男子摇头困惑,又接着道:“不过此次拜谒的人把覃师伯弄的浑身重伤,是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晋哥,这一路走过来也听到不少人说……”

无名是否一直待在这个小镇?还是说无名就是拜谒的组织者?

关于无名的种种疑惑,他们两人都没有再说,而是一个劲没完没了地讨论起了拜谒的事。

也许,关于无名他们最想知道的就是,无名是紫弘吗?那个和他们出生入死的前朝太子宗曳?

而且他们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想知道。因为宗曳是他的师弟,也是她的师兄。

十三年前,无名谜一般突然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他收服了神火,他是太子?这个谣言一直被散播着,一直到今日。新朝皇室众人也因此担忧和动荡了好久。

二人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虽然曾日日夜夜渴望过。

无名早就看见了那两人,他的师妹洛岚和他的三师兄晋川,他不知如何面对的两人。

他从他们身旁从容地走过,像一个过客,他已经扮演了十六年的过客了。

十六年对于修炼之人来说也太久了,他的师妹也不再像那时淘气,他的三师兄也变得更加稳重。

十六年前发生了太多事情,包括前朝覆灭,包括他被长生门众人逼上山崖。

脚下是别于昨日的道路,天上是别于昨日的流云。

一步,两步,三步……二十七步,他依旧从容地走着,却像那日走在崖边,走在新朝的帝都。

“我想跟他聊聊。”晋川突然对洛岚说道,声音不是很大,但洛岚却是听得仔细。

她知道,他口中的“他”是谁,她停了下来,说了一声“好”。

冬天的街道上,人很少,他转过身追上了他。

“前辈?”他挡住了他的去路,缓缓呼出一口气。

“可不可以一起到前面吃个饭?我们想问问拜谒的事,我们觉得你知道。”他询问道,并向他示意后面还有一个人。

无名没有说话,没有拒绝,也丝毫没有应邀前去的意思。

无名瞧着晋川背后的剑有些出神,晋川却并不知道。

对于收服神剑的无名而言,任何剑也许都是没有感情的,但它们永远不会背叛。

“那是孤辰剑?”无名道。

还不待晋川说话,随他后至的洛岚应声说道:“剑鞘黝黑如夜,上暗金驳杂,剑柄上的雕饰似星宿流动,透露深邃光芒,这确实是孤辰剑的基本特征,但这把是韶辰剑。孤辰和韶辰是一对剑,它们外观一模一样,只不过韶辰要比孤辰的剑鞘长一截,因为它的剑身长一些。不是当事人自然无法分辨。”

晋川看着无名,有些恍惚。不是他吗?如果是他的的话,他是绝不会认错这把剑的。这把韶辰剑是太子赠于自己的,而孤辰剑却一直被太子拿着的。

“抱歉,拜谒的事我还真不知道,我还有要事,就先走了。”听完洛岚说完后,无名紧接着说道,说完就欲迈步离去。

晋川和洛岚面色皆闪过一丝暗淡,也不知是因为韶辰还是拜谒。

其实,无名想说的是“既然孤辰不是孤辰,那拜谒就一定是拜谒吗?”

但他不愿说这句话,因为这句话有着模糊的暗示“无名就一定是无名吗?”另外,覃师伯说自己被拜谒所伤,一定也有他的原因。

这世间没有他不知道的,拜谒并没有打伤覃师伯。

“前辈,你来这个镇子多久了?”无名刚从二人身边走过,就听见洛岚在问他。

“六年了。”无名一边说着一边走。

六年前,他救下了季庭就一直待在这里,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出去,因为他有非常重要的事,他有必须要去的地方。

“那你有去过邻镇吗?”洛岚喊道。

“去过。”

“那……”

后面的人再说什么他没有听见。

顺着这条街道他能走到哪?

这条街道就像是一条正在冬眠的蛇,死寂中保持着扭动的形状,死寂中流动着冰冷的血,死寂中像是濒临死亡。

离开晋川和洛岚已经半天了,无名到达一个被树丛包围的空地,树木只留下漆黑的枝桠,那是从一个冬天走到了另一个冬天。

他以血画符,双手结印,从大地出现一个冒着紫焰的裂口,那紫焰犹如鬼火。

他从那裂口跳了下去,是裂口吞噬了他?是鬼火焚烧了他?为何不消灭的一干二净,为何要留下痛苦。

他的身体慢慢坠落,他闭上了眼,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漫长。

十六年前,他掉进了一条光明皎洁的河流之中,如今,他却是掉进了一团黑暗之中。

裂口慢慢的合在了一起,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恩人。”对面的人朝他打招呼。

这里总共有五十来号人,他们都是被世间所排挤的半妖,他们都是被无名救下来的人。

和季庭不一样,这里的人都堪比任何宗派的优秀弟子。

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到处都是错综复杂的

洞穴。无名顺着某条洞穴左拐右拐,到了尽头,打开了结界,这里是无名的密室,没有人可以闯进来。

密室里有一面石头切开的桌子,上面摆着两把剑,和一个紫色的坛子。

无名把那个坛子抱在怀里靠着石桌,对着坛子说:“河雪,我今天见到他们了……他们很好……”

在路上,多少人擦肩而过
即使我们彼此看了一眼
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我费力抓住的都只有回忆
但最幸福的有两件事
他们记得我和他们过得很好

1

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成为第一个评论者!

哦不,糟糕!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

立即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