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还没有任何评论。快来成为第一个评论者吧!

《罪僧》

文/张长安

人心无佛,唯死可渡......

戒休被师傅从路边襁褓中拾来到寺中已有二十二个年头了,这二十二年的光阴岁月中,戒休除了研习佛法,就是勤练武功,在他心中还有一个念念不忘的想法就是成为一位像师傅那样的得道高僧,戒休总是对师傅说他要做一个天底下最善良的人,去做一个最好的僧人,去普渡众生。戒休一有空闲就向师傅请教,如何才能成为一位得道高僧,然而师傅却总是笑而不语。

忽一日,师傅对他说,离此处往东三千里有一个恶人镇,里面住的都是些尔虞我诈,贪财好色之徒,你若能将他们渡化,你就能成为高僧。

罪僧
人心无佛,唯死可渡

戒休即日辞别师傅,苦行三月,躲过无数豺狼虎豹,翻过无穷深山恶岭,等戒休终于来到恶人镇牌楼底下的时候,他早已是衣衫褴褛,体无完肤,形消骨枯,饥肠辘辘的如同一只活鬼了,戒休还未来得及看第二遍那牌楼上的字,就昏死过去,扑倒在那牌楼下。

昏迷中,戒休看到自己在延绵无尽的碳火荒原中步履蹒跚的跋涉,却依然双手合十,口里诵读佛经,正在他觉到无法再支撑下去的时候,突然天降金雨,一滴滴的雨,都是佛经里的字,那金雨渐渐淋灭了碳火,冲刷着戒休的身体,雨水也淋进了戒休嘴里,干涸的口舌立刻湿润起来,戒休顿觉清爽,刹那间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矮胖的黑脸汉子正将他的阳具收回裆中,系好裤子后整整衣裳,扫了一眼地上的戒休,嘴里骂道:

“我当是个什么怪物,却原来是个有头长脸的臭乞丐!”边骂边向前走去。

“施主!”

戒休气若游丝的叫了一声。

那矮胖黑脸汉子没有反应,依然向前走去。

“施主!我褡裢中尚有一块银子,你可否救我一救!?”

那黑脸汉子立马转回头在戒休身旁蹲下来,在戒休身上破布团一样的僧袍上寻摸了起来。

摸了半天站起身骂道:

“死臭乞丐,竟敢诳我!我方才就已在你身上找了多时,连根银子毛没曾找到!你这会子又哪里来的褡裢?!”

戒休摸摸肩上,褡裢确实不在,恐怕早不知何时就被看见的人拿去了。

那黑脸汉子看见戒休确实没有找出银子来,又咒又骂就要离去,走了几步又退回来,骂道:

“臭乞丐!哪能让你随便骗了,到我家里去做三个月苦工!”

说着就揪住戒休的头发将他拖走。戒休自下山以来就未再净过头发,几月下来,已经是长的很长了。

戒休忍着疼没有喊出半声,或是说他早已无力气叫喊,就任由那黑脸汉子拖走。

拖了不知有多久,戒休的头被那黑脸汉子重重的磕在木桩上,戒休睁开眼睛,黑脸汉子指着他脸前一头像那黑脸汉子的猪说:

“它吃什么你吃什么!”

又指指戒休头上面的灰驴说:

“它做什么你做什么!”

这黑脸汉子原来是个屠夫,又开了一间磨坊,戒休于是每日都如同驴子一般拉磨,那驴子反倒闲了下来,吃草料累了就看着拉磨的戒休打哈欠。

一日,戒休找到黑脸汉子说:

“施主,我乃僧人,可否借府上剃刀一用,净一净贫僧三千烦恼丝?”

黑脸汉子刚刚杀好一头猪,见戒休说话,便哈哈大笑:

“剃头还用剃刀?我来帮你!”

说着就将戒休的头按进要退猪毛的热水中,三下两下用粗石头把戒休的头发尽皆褪尽,然后将戒休摔到一旁,又是哈哈大笑道:

“我杀猪三十年,从未卖过一块带毛的猪肉,今天你是有福了,让我把你的头收拾的比木鱼都干净!”

黑脸汉子停了停又说:

“你既是和尚,那就来帮我杀猪吧,不必拉磨了!”

戒休说:“我来此处,是为渡人,非为杀生。”

黑脸汉子两眼一冷,问道:

“渡什么人?!”

戒休说:“渡这镇上的人。”

黑脸汉子说:“这镇上都是恶人。”

戒休说:“正为渡恶人而来。”

黑脸汉子说:“只怕你一个也渡不了!”

戒休道:“为何?”

黑脸汉子道:“人心无佛。”

戒休道:“禽兽尚有善意,人心岂会无佛?!”

黑脸汉子道:“你不能渡我等,我等倒是能渡了你!”

戒休念了句:“阿弥陀佛。”

黑脸汉子说:“你若不信,只管去渡。”

戒休来到镇上,双手合十对镇上的人说:“我为渡众生而来。”

镇上的人说:“你若能让我们每天在你的身上唾三千下,连唾三千日,我们便让你渡。”

戒休道:“施主请便。”

自此,恶人镇上所有的人都对戒休百般凌辱,除了唾他之外,还向他泼脏水,让他钻裤裆,孩童们还向他扔臭狗屎,要他爬下骑大马,戒休却每天只是修墙补路,扶弱帮贫,不骄不躁,不愠不怒,得闲暇时便抄经念佛,宣讲佛法,苦渡众人。

某日,镇上来了许多逃荒者,老老少少有几十人,戒休搭了几间草庵,将他们收留下来,为他们医伤治病,向他们讲诵佛法,这些逃荒者渐渐的也像戒休一样出去行善助人,去渡化恶人镇上的人。

那日戒休出去化缘,逃荒的难民被镇上的人杀尽了,他们说这些人到此不详,会招来灾祸,还让戒休快快离开,要不然连他也一起杀了。戒休看到满地血肉支离破碎的躯体,一时万念俱灰,说道:

“禽兽尚且可渡,人心不死难赎,罢罢罢!既然佛不能渡你等,不如早下地狱去吧!”

于是戒休施展起武功,将这恶人镇上的男女老少尽皆屠戮,一个未留,最后放了一把大火,连这镇子也烧了。

戒休本想一死,却还想见师傅一面,又历尽苦辛,回到山寺中,跪倒在师傅面前,说道:

“徒儿愧对佛祖,未能渡化恶人镇上的人,反将他们尽皆杀死,徒儿不能成为师傅一样的得道高僧了。”

师傅听完戒休的话,放下念珠,缓缓睁开双眼,望着山门外的青山,突然哈哈笑道:

“你可还想做得道高僧?”

戒休说:“不想了。”

师傅说:“你可还想解救天下众生?”

戒休说:“不想了。”

师傅又拾起念珠,缓缓闭上眼睛道:“世间本无恶人镇,那只是为师给你施的障眼法,当年你师祖也是这般考验我的。世间无恶人镇,心间却有。”

戒休于是就去了后山石洞面壁,从此再没有离开过山门一步,十几年后,师傅圆寂,清理师傅遗物时,戒休在师傅的秘箱中发现一封书信,书信封皮赫然写着:戒休我儿。信中写道:为师乃是你生身之父,二十多年前,我与你娘逃难到恶人镇,一日我出去乞讨,你突然临产,你母亲呼喊人来救助,那些恶人非但不曾帮助你母亲,反说她是妖妇,将她害死,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怕是你也要惨遭毒手了。逃离了恶人镇,我来到这寒峰寺中,被老主持救起,然我年岁已高,习武太晚,故而让你苦学武艺,为的是有一天你能为你母亲报仇,我儿果然不负我心,杀了仇人,我亦瞑目了。我儿谨记:人心无佛,若不可渡,便收起菩萨心肠,施展阎王手段!

戒休看完默默无语,烧掉了书信,念经去了。

参悟数十年,岁至耄耋之时,戒休终于明了,世间无佛,山门中也无佛,心中只有一个恶人镇。

4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我们注意到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本站需要在更现代的浏览器上才能充分展现,我们推荐您下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来浏览本站。

下载谷歌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