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还没有任何评论。快来成为第一个评论者吧!

《不染》(壹)

他们唤我高阳,是唐太宗李世民二十一个女儿中最受宠的那位,哪怕生母不详,却依旧能承欢于天子膝下

妒我怨我的数不胜数,敬我尊我的也大有人在。

岭南进贡的木棉何其珍贵,还不是全部做成毯子,任由踩在我脚下。奇珍异宝也不过是些有颜色的石头,沉入水中一样浮不起来。

他们唤我公主,贵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日日被宫女侍从簇拥。不过我从未将驸马视为夫君,洞房花烛后便再无同床。

我嫁他的原因很简单,只因天子金口玉言,而他恰好为忠臣名门之后。我名义上的公公婆婆对我这个儿媳同样绝无二话,作为忠臣及忠臣之妻,依旧保留着向公主下跪行礼的习惯。

这是祖宗传下的规矩,也是我作为公主的殊荣。

可笑的是,我终究只是个女子,只是为这太平盛世献身的棋子,我的婚姻,我的生死,不由我,由这皇命。

时而嚣张跋扈,时而温柔可人,时而仪态万千,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我,摘下面具下的我,不过也是个普通女子,可又有谁会在乎这个女子的喜怒哀乐呢?

他唤我漱,我的小字,李漱。这可能是这世界上我所听过最好听的声音吧,温和但不阴柔,亲近却不刻意,沁人而不寒心。

让我可以一次又一次不顾一切地为了这个声音倾尽我的所有,我的喜怒哀乐,我的爱恨仇怨,我的功名利禄,如同飞蛾扑火般,无怨无悔,只求片刻的温存。

0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我们注意到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本站需要在更现代的浏览器上才能充分展现,我们推荐您下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来浏览本站。

下载谷歌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