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染》(贰)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女子往往是男子的附庸,她是丈夫的妻子,是父亲的女儿,是儿子的母亲。

却唯独不是她自己。

从古至今,婚姻大事,都逃不开父母之言,媒妁之约。

身为一国的公主,自打懂事之日起,我便知道我的婚姻是无法自己做主的,可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却始终怀有一丝侥幸。或许最受父皇宠爱的我,多多少少会有些选择的余地吧。

可现实还是让我失望了。

明明每年生辰的时候父皇都送我最喜欢的字画,也总是调侃说要为我择一文人才子为良婿。

为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到头来要将我指给一介武夫?

我踹翻烛台,任火星四起,包围着我;我几度跳水,望事情寰转,重新择婿。

我像一个疯子般,歇斯底里地呐喊,所有人都看着我,同情的,怜惜的,嘲笑的。可也只有那么一瞬,这一瞬过后,他们又各自回归自己的职位。

一日,媚娘登门拜访前来宽慰我,也许是她的劝告有效,也许是我累了,总之,我妥协了。

而房遗爱也正式成为了我名义上的驸马爷。

婚后的日子与婚前并无太大差异,只是日常聚会的地点由宫里移到了宫外。除去每日在府上待的时间,剩下最多的就是和京城的名流小姐,大臣夫人们品品茶,吃吃点心,嚼嚼舌根罢了。

日子一晃,就到了秋天,我和驸马被受邀参与贵胄在城郊所举办的狩猎。 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他,隔着竹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