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还没有任何评论。快来成为第一个评论者吧!

《不染》(叁)

一袭绯衣,两袖清风,三薰三沐。

……

转眼间,女眷们陆陆续续聚在了一起小憩,日中悄悄来临。

许是因着风景宜人,又或许是气候尚好,有人提议延长这场狩猎的持续时间,突然,活络的气氛瞬间凝固,东家和在场的女眷都放下手中的吃食诚惶诚恐地望向我。

怎料,素来不喜聚会的我竟淡笑颔首同意了。

女眷们只顾庆幸刁蛮公主含笑答应,殊不知这微微一笑的背后,满心满眼都是想着能再遇他的窃喜。

既已身着绯衣,便是佛教中人,而凑巧的是猎场附近的寺庙也只弘福寺一家。

未时刚过,我便带着贴身婢女赶往弘福寺确认。在经历颇为敷衍的上香进献后,我向庙里的小沙弥打听。

回答我的多数是“不知道” 与“不清楚”,直到碰上洒扫藏经阁的弟子,方知他唤辩机,为玄奘译场九名缀文大德之一,更是因谙解大小乘经论、为时辈所推。

目的既已达成,我揣着一颗激动的心和婢女准备离开,不想回眸一瞥,只见他容貌俊秀英飒,气宇不凡。

这一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猛然长出了小小的花苞。

翌日,梳妆完毕,我摈开随行侍从只身前往竹林,在昨日他经行之地的一块石头上坐下,脑海中浮想着关于见面的种种,是否能得以相见,若是相见我又该如何开口。这奇异的感觉,或许便是少女的情窦初开吧。

佛说:一千次的回眸才换来插肩而过。

我想我足够幸运,等到了他

1
分享本页
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

我们注意到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本站需要在更现代的浏览器上才能充分展现,我们推荐您下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来浏览本站。

下载谷歌浏览器